“扫黑务净,除恶务尽”不仅是口号

—天津西青区精武镇小南河村清除“村霸”工作任重道远

2018年1月以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发出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,全国各地纷纷响应,迅速形成了扫黑除恶的强大声势,至今已取得十分明显的成果。一批黑恶势力犯罪团伙被打击,一批涉黑涉恶犯罪嫌疑人被抓捕、被起诉、被审理判刑,对发现的“保护伞”线索及时移送纪检监察机关依纪依法查办。有力震慑了黑恶势力,群众无不拍手称快。然而,天津市西青区精武镇小南河村的村民,却依然奔走在举报村霸无门的路上……

近日,本网记者接待了来访的天津市西青区精武镇小南河村部分村民。他们控诉的是曾任本村书记的马敬厚多年来把持村两委,垄断集体资源、侵吞集体资产等违法事实以及马敬厚背后的“保护伞”在事发后对其百般袒护,乃至重罪轻罚,敷衍塞责的种种情形。

马敬厚把持下的小南河乌烟瘴气

来访村民说,自1995年起,马敬厚通过不正当手段蒙骗群众成了小南河村书记,自此开始了他长达二十年的村霸统治。期间,为了让班子成员全成为自己的亲信,其公然支持亲属以每票2000元贿选,仅2009年、2012年就耗资六、七百元。

担任村书记的马敬厚,同时担任村精武集团公司董事长、村养殖公司总经理,为了加强家族在村里势力,让其次子马致杰坐上了养殖公司总经理的宝座,公司高管基本都由其儿子、儿媳及其他亲属把持。

马敬厚利用家族势力,亲信势力把控小南河的十年中,独断专行,大搞一言堂,小南河村两委为此乌烟瘴气,完全沦为马家天下,沦为马敬厚个人敛财的工具。

马敬厚垄断土地资源

来访村民说,土地是农民的根本。马敬厚上任前,小南河村农用地面积总量庞大,人均面积也达4亩左右。而在农用地被马敬厚盯上后,几年时间,其通过各种手段几乎卖空,现人均现不足0.5亩,令人痛心。

2011年8月,小南河村进村路加宽施工时,马敬厚弄虚作假用45亩地换了西青区李七庄街程村5亩土地,并为了达到个人私下交易将小南河村原有的老路7.8亩非法划给了程村。

未办任何土地手续,马敬厚就永久性出让大沽排污河东地为665.61亩、西营门地3886.71亩、兴业里地为1447.68亩,再加上40年出租的大圈里地为6000亩,非法转让的土地高达12000亩。

2010年,共产党员马敬厚,利用职务非法占用村六、七亩良田,耗资数百万,在民族英雄霍元甲陵园内修建马家的马五爷大塔,大搞祭祖封建迷信活动,场面盛大无与伦比。

当前,按照天津市拆违治乱工作精神,村里违法乱占的数百农户均自愿拆除了厂房,共退回耕地1000多亩;与此同时,早在2009年以前,马敬厚就非法霸占着村南村北600多亩土地开办公司,约定2018年底归还村集体。现到期后却拒不腾退,村镇两级多次与其协商无果。2019年2月下旬,镇委镇政府对其村南300多亩地上的40000多平米厂房强行拆除,村民拍手称快,马敬厚却恶人先告状,竟将镇政府诉至法院。更令人气愤的是:其强行占用村北的300亩地耍手段又续签了半年租期。同在小南河的地盘,与其他村民相比,为何马敬厚不但可以公然对抗拆违之乱工作,还可以堂而皇之的将违建合理化?

马敬厚大肆侵吞集体资产

来访村民告诉记者,马敬厚任职期间,利欲熏心,大肆侵吞集体资产,有据可查的事实很多。

2010年至 2011年间,因国家修建团泊快速、赛达大道、村南高速公路、津涞公路等,需要征用小南河村集体电子厂、编织带厂、玩具厂、铁厂、印刷厂等企业约千余亩。马敬厚竟然将上述企业产权登记成其个人,补偿款2000万元也顺理成章进入马敬厚个人账户,至今不能追回。

2012年至2014年间,马敬厚个人所有的养殖厂食堂记载:小南河村公款吃喝招待款高达527.3628万元。如此高的金额,况且是支付给了马敬厚的企业,仅凭马敬厚的签字无法排除其假公济私,侵吞集体资产的嫌疑。

小南河村开发霍元甲旅游项目两期,第一期建设时,马敬厚擅自使用村集体资金和贷款(违背此前村民代表会议决议的“村里只出土地,让开发商出钱建设”),并超支1.6亿元,花费项目至今无法查明。第二期时,未召开任何民主会议,擅自开工。资金链断裂后,马敬厚又擅自决定高息非法集资。最后工程烂尾,3.4亿元投资血本无归,4000名村民人均负债超过20万。马敬厚在该项旅游项目上抛弃民主决策,擅自投资是由背后见不得人的内幕利益交易决定的。

小南河村集体投资的渔业养殖公司占用约600亩土地,兴建了大片办公楼和厂房,业务做得轰轰烈烈,但村民却享受不上任何利益。多年来,马敬厚已把养殖公司当成自己的私产,所得从未入过小南河集体账户。

借平改拆迁房名义,马敬厚设立售楼处,把本属于村民的楼房对外出售,所得却不发放村民,全部私自侵吞。

马敬厚背后的“保护伞”

马敬厚任职期间,利用金钱行贿个别腐败政府官员。原西青区委书记周家彪因重大违法乱纪被双规后,交代中就提及马敬厚曾行贿20万的事实。可见,马敬厚多年来法外逍遥,周家彪担任其“保护伞”功不可没。

 

马敬厚行贿周家彪事件曝光后,2015年3月31日,西青区纪委来到小南河急忙宣布了一份处分文件,淡化、掩饰马敬厚贪污侵占村集体资金、非法使用、转让土地的严重犯罪事实,将其行为称作违反民主决策制度、违反财经纪律。最终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。区纪委的行为明为处分,实则为保护,以一纸公文将马敬厚对小南河村集体犯下的罪行一笔勾销。在周家彪倒台后,西青区纪委一马当先出面保护马敬厚,令人不齿。





马敬厚背后的“保护伞”面极广,无法一一列举。但在马敬厚法外逍遥的路上,他们无疑都起了极大的作用。

来访村民情绪很激动,他们说自己都是老党员和村民代表,多年来亲眼看着村霸马敬厚在村里的种种不法行径,在当前扫黑除恶的重点打击面中,马敬厚的行为完全符合破坏农村治安秩序,侵吞农村集体财产,欺压、残害群众,通过“霸选”、“骗选”、“贿选”等方式干扰破坏农村基层选举,为组织利益保驾护航,把持农村基层政权的“黑村官”特征。而且马敬厚依靠背后的“保护伞”多次逃避法律制裁,也应该受到打击。他们坚信:扫黑除恶不分早晚,正义也绝不会缺席。西青区相关领导一定会关注到本案,查办马敬厚,还英雄故里一片清明。

 

西青区相关部门如何处理小南河村民反映的上述涉黑恶事实,本网将持续关注。





小南河村村民代表


小南河村党员

上一篇:汝州市焦村镇:杜村美丽乡村建设项目招标弄虚作假
下一篇:光山县泼陂河镇砖厂私挖乱采 污染环境无人监管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